Airbnb想在台湾合法化,最该负责的是「平台」而不是房东

趋势绿色 博138申sunbet 117浏览

Airbnb自2013年开始经营台湾市场,迄今在台湾拥有一万多位台湾活跃房东,经营3万多间房源,其中又以旅馆房间、类似日租套房的Private Room比例最高,整栋出租形式、Entire Home次之。前交通部长贺陈旦曾说,旅馆业者应与日租套房「共存共荣」,这说法让不少饭店业者对交通部颇有微词,更质疑观光局长周永晖,贺陈旦的想法是否就是观光局的立场?观光局在6月12日举办「非法归零、合法旅宿」记者会现场,全国旅馆业者、国内OTA及旅行业者,均出席这场抗议。

共享经济风潮兴起

2008年8月,Airbnb网站上线,至今全球已有三亿人体验过Airbnb提供的订房服务。就观光局公布2017年8月到2018年7月数据来看,全国观光饭店、一般旅馆及民宿,总计住宿人数约为6048万人,对比Airbnb网站平台显示,上述期间在台使用Airbnb订房为145万组,以台北市每组订房平均4.7人,2.4晚比例恐怕不止2.4%。

日本颁布「民泊法」的源由

日本规定民泊必需注册登记,出租限定180天,且需亲自到地方政府办理注册。日本颁布「民泊法」规範短期租屋,一来应该是少子化造成其空屋率所致。根据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2015推算指出,2018空屋率是16.9%,达1075万户,2023年是21%,2033年则达30.2%,达2150万户,事实上日本这几年因为业者鼓吹当房东及节税,加上负利率,盖房子状态异常,空屋率会比2年前评估的更高。

二来近几年来日本外国旅客人数每年破新高,2017 年访日外国旅客人数达2,869 万,与前一年相较成长19.3%,这迫使日本在2017年颁布规範短期租屋的「民泊法」。

日本「民泊法」有条件开放Airbnb,而Airbnb应对办法是先配合下架80%房源,投入3000万美元辅导房东走完程序,目前Airbnb在日本重新上架房源还不到下架的50%。揆诸世界各国也只有日本有超高空屋率及超高观光人数成长率,舖陈民泊法出台。

反观台湾空屋率,据营建署公布2018全台新建余屋量仅为7.3万户,且台湾观光人数2017年陆客人次再度下滑77.9万人、来到273万;东北亚来台表现虽成长,韩国来台成长近2成,不过台湾强劲的出境需求也稍稍挤压日本旅客来台的机位;新南向市场人次虽然开始发酵,但2017 年也只成功达标200万来台人次。自从2015年来台旅旅客数达1043万9785人次水準后,近3年似乎已呈现停滞状态。

饭店供过于求又逢日租套房抢佔市场

2015年,中国来台旅客人次为418万,占当年度所有旅客的40%,是史上最高峰。建商、艺品业从马政府时代就押注陆客,竞相投入旅宿业,导致饭店数量暴增。政府当时未能总量控管,恐怕是最大失策。据观光局统计,近3年总住宿家数增加21.7%。2017年全台湾增加了7间观光饭店、128间旅馆和756间民宿,年成长8.7%,但实际入住旅客总人次却仅成长1.8%。今年前6个月,全国一般旅馆的住用率仅为46.7%。

2017 年在多方因素交错影响下,中国大陆全年人次为2,732,549,比2016年的3,511,734再下降近78万人次,年减率达22.19%。大陆以减少陆客的方式,对台湾进行政治施压;旅游业估计今年陆客来台将跌到200万人次。虽然东南亚市场2017年来台旅客总计为2,109,874人次,与2016年的1,635,158相比,成长了有29.03%,但旅客大都集中在北部都会区,对其他地区饭店业者助益有限。

面对Airbnb「官方说法」,政府立场为何?

Airbnb为其在全球所引发的一连串公共政策不断辩护,Airbnb遇到的政策挑战大致为邻里关係、税收、法规以及资料公开问题。

Airbnb台湾暨香港公共事务经理马培治:「目前台湾观光相关法规中,仅有观光饭店、合法旅馆与民宿三大分类,但Airbnb上多数住家分享的特色,是非专业、非常态的行为,并不适用传统旅宿产业规範。」但根据Airbnb的网站分析报告指出,台北市与房东分享(shares room)只佔总体数量8%,其余92%都是套房出租、整层出租的房源。可见根本不是真正的分享经济。试想,591网站将租期改为一天以上均可,这能成为共享经济网站?Airbnb所言,显然只是避重就轻罢了。

行政院政务委员张景森对此回应:共享经济大原则是对的,但要真共享、不要假共享,像房东不住这里,那就是另一种旅馆而已,就要用旅馆管理办法来管。新型态不适用传统定义方式,各国都有管理方法,不过合法还是有个界线,这原则不会变。

观光局在8月3日邀集地方政府和业者开会,研拟修正《发展观光条例》第55-1条条文。除加重开罚非法日租套房,最低罚则拟从三万提至六万,还会首度增订「Airbnb条款」,针对刊登非法房源的订房平台会裁罚六万至三十万元,若不改善或下架非法房源,得连续处罚,NCC等主管机关可阻断网站平台IP。

Airbnb其实可以这样管理、这样课税

其实对于Airbnb共享房源,在法规面其实已有规範,例如根据内政部《公寓大厦管理条例》第36条第5款:「住户违规情事之制止及相关资料之提供。」第48条:「管理负责人、主任委员或管理委员无正当理由违反利害关係人于必要时,得请求阅览会计凭证、会计帐簿、财务报表,管理负责人或管理委员会不得拒绝。违反者直辖市、县(市)主管机关处新台币一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罚锾。」这对专业房东与社区管理委员会,地方政府已有要求公开住宿人资料与帐目收入权利。更有利于住宿名单追纵治安查缉。各地方政府管理当地的公寓大厦管理法规,应该与观光单位,併肩防堵非法日租房源在公寓大厦流窜蔓延。

根据Airbnb自己新闻稿提到130万人次入住、每次2.4晚。如果以2200概估,那就是68.64亿台币。我们不禁要问,合法的旅馆需要缴纳营业税、营业所得税、个人所得税、地价税、房屋税等。以营收68.64亿的旅馆,国税局能徵收到税额是多少?针对Airbnb国税局是否已徵收到相当税额?根据报载,国税局官员曾指出,Airbnb报缴营业税后,有助国税局掌握金流资讯,进而掌握全台日租套房与民宿的营业状况,若发现销售额达营业税起徵点,却未办理营业登记的日租套房,除补税处罚外,还会辅导其合法化,有助减少违法日租套房乱象。试问国税局迄今是否已让未办理登记的日租套房补税?并辅导其合法化?究竟减少多少违法日租套房乱象?根据立法院公报第105卷第101期委员会记纪录,财政部提到台湾跨境电商税率,看起来应该也是5%,只是不知道国税局最后用甚幺数额当成基数?

Airbnb对合法饭店旅宿业者影响甚鉅

况且如果没有非法日租或共享房源,以台北市住房率为例,预估将提高到16%;若以130万人次入住、每次2.4晚、试以80%住房率概估,为249.6万/年,相当于每天6,838/晚(1300000x2.4x0.8÷365)。以目前台北市合法旅馆房间数约42,000间,如果6,838都改住合法旅馆,台北市旅馆住房率可以上升16%(6838÷42000),这对法规要求要保障旅客安全、维持社区安宁、维护租税公平的合法饭店,权益影响是何其鉅大?

而且Airbnb标榜住家分享(Home-sharing),但依据房源分析网站AirDNA资料显示,却是由专业房东所把持,甚至一人多屋专业经营。从台北市政府的查缉案例数据分析也是如此。试想,如果如果连台湾的591租屋网站所有租屋都改为短租,这也称为共享经济吗?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

Airbnb想在台湾合法化,最该负责的是「平台」而不是房东

台湾政府长期对观光产业重视度不足,主管机关层级偏低;在旅宿业大环境不景气下,Airbnb争议再度浮上檯面,笔者以为主管机关可师法新加坡,订定对非法屋源屋主处以六万元新加坡币(约新台币135万元),刑期最重一年,并且要求Airbnb平台必需投入相当资金,辅导房东无论在公共安全、消防设备、汙水排放,环境卫生与旅客保险上,走完符合台湾法规程序。

因为依《发展观光条例》第55-1条条文,开罚非法日租房源,将最低罚则三万提高到六万,连续处罚不改善,罚锾太少起不了吓阻作用;至于NCC等主管机关阻断网站平台IP裁罚手段,适法性尚待釐清。(举台北市观传局为例,对Airbnb、Booking、Expedia要求下架率达90%-100%)

毕竟订定适宜的法规,来保障目前合法的饭店旅宿业者权益与生存空间,维持观光品质与秩序以及推动台湾观光产业的发展,政府责无旁贷。

延伸阅读日本Airbnb半年内「下架」近5万家民宿,民宿新法是福还是祸?Airbnb常见的特殊诈骗手法,以及订房黄金安全準则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